<tfoot id="3oucqr"><sup id="3oucqr"><thead id="3oucqr"></thead><noscript id="3oucqr"></noscript><dl id="3oucqr"></dl></sup></tfoot><blockquote id="3oucqr"><li id="3oucqr"><q id="3oucqr"></q><div id="3oucqr"></div><dt id="3oucqr"></dt><span id="3oucqr"></span></li></blockquote><li id="3oucqr"><center id="3oucqr"><dd id="3oucqr"></dd><ul id="3oucqr"></ul><select id="3oucqr"></select></center><optgroup id="3oucqr"><dt id="3oucqr"></dt></optgroup><tt id="3oucqr"><fieldset id="3oucqr"></fieldset><label id="3oucqr"></label><li id="3oucqr"></li></tt><pre id="3oucqr"><select id="3oucqr"></select><select id="3oucqr"></select><dl id="3oucqr"></dl><acronym id="3oucqr"></acronym></pre></li><big id="3oucqr"><code id="3oucqr"><optgroup id="3oucqr"></optgroup></code><th id="3oucqr"><dir id="3oucqr"></dir><strike id="3oucqr"></strike><legend id="3oucqr"></legend><dt id="3oucqr"></dt></th></big>
  1. <span id="3oucqr"><dfn id="3oucqr"></dfn><noframes id="3oucqr">
      1. 聯想高級副總裁賈朝晖:聯想將更瞄准用戶需求做設計

        時間:2017-01-05 21:03:13
        來源:新浪科技     港澳在線 www.lymrdomain.com
        字體:大 中 小

         北京時間1月5日晚間消息,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個人電腦和智能設備集團總裁賈朝晖在CES期間接受采訪,對集團的業務戰略等做闡述說明,並就智能設備的發展等發表看法。

        聯想個人電腦智能設備集團的正進行業務戰略調整。賈朝晖表示,調整自兩年前已經開始,主要方面,大的戰略方向是,從過去簡單的技術更新叠代變爲怎麽樣更加瞄准用戶的需求做産品設計。

        他認爲,過去從用戶調研、技術發展開始,再到産品設計開發、生産制造,然後銷售再收集反饋的業務流程在今天已經過時。同時,他認爲互聯網企業與非互聯網企業,硬件企業與軟件企業的界限會越來越模糊。

        聯想將進行從簡單的設備到“設備+軟件+服務”的整合。“在未來,以用戶爲中心的業務模式會把這些問題考慮在前面,來幫助用戶解決這些問題,這就是我們從戰略設計和基本業務思想上的轉型。”

        關于Smart Home業務,賈朝晖表示聯想希望在此方面進行開拓,並以“設備+雲”的模式運營。

        賈朝晖認爲龐大的終端設備規模是聯想的優勢,聯想以此搭建其“設備+雲”業務架構,以及和雲服務供應商的戰略性聯盟。“有了內部業務架構和業界戰略聯盟,就能夠幫助我們更好地發展這些智能設備。”

        他表示,聯想電腦的設計會從本地的計算設備變成一個雲服務的提供窗口,而透過已有的終端設備把業務體系搭建起來,其實也是把和用戶互動的體系搭建起來。在發展智能音箱、智能存儲、智能電視等設備時,能夠利用這個體系。而透過這些終端設備,聯想可以把服務很好地提供給用戶。

        關于智能家居的發展,賈朝晖認爲也要真正地以使用者的需求爲導向。

        此外,賈朝晖還人工智能等方面的問題發表看法。

        以下爲采訪速記:

        CES 2017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個人電腦和智能設備集團總裁賈朝晖媒體群訪速記整理

        陪訪人:歐陽峻,聯想集團副總裁

        時間&地點:美國拉斯維加斯當地時間2017年1月4日下午17:15-18:00

        問:賈總您能詳細介紹一下聯想個人電腦智能設備集團,它和聯想過去PC業務有什麽不同嗎?

        賈朝晖:我們最近在考慮戰略,戰略調整應當隨市場行業變化做相應的調整。大家很清楚,今天是一個真正的用戶時代,剛才元慶講到的智能互聯、設備+雲,其實都是呼應用戶爲中心的階段,你的業務戰略和産品設計應當怎麽去做。我們從兩年以前就開始做這樣的調整,大的戰略方向是,從過去簡單的技術更新叠代變爲怎麽樣更加瞄准用戶的需求做産品設計。包含今天的電腦,未來的智能設備,講起來很簡單,但是這裏面涉及到了剛才元慶講到的六要素,以及本身包含的産品設計思想和業務發展思路,都要有很大的變化。

        簡單講,過去更多業務流程是從用戶調研開始,從技術的發展開始,再做內部的産品設計開發和一系列生産制造,銷售到市場上再收集反饋。今天這個階段,這種方式已經過時了。我們怎麽樣和用戶實時互動,産品設計也不是說僅僅靠取點式的用戶調研,而是根據用戶實際使用我們産品的行爲做分析,看用戶使用這些産品過程中,在整個産品生命周期裏的痛點是什麽,我們再做相應的設計。

        主要的業務戰略調整,就是圍繞著怎樣更好地爲用戶提升優異的使用體驗,來做業務的戰略規劃。電腦,過去可能就是一個本地的計算設備,在未來我們希望它是一個個人的雲服務窗口,從設計思想上講,這個産品會做這樣的變化。

        剛才也提到了,我們會怎樣打造個人雲服務窗口,而不只是簡單的本地計算設備。對于智能設備,除了和電腦一樣,它要更多地去考慮什麽樣的服務更好地以及相應的設備形態,比如說智能音箱應該集成什麽樣的服務,智能存儲應該集成什麽樣的服務,産品設計思想應當是更加以服務爲主,這就是我們從戰略層面來呼應“萬物智聯”這個大時代,怎麽真正以用戶爲中心去規劃我們的業務産品,內部怎麽調整,怎樣建立和用戶實時互動的機制來滿足用戶的使用體驗。

        看到另外一個趨勢,互聯網企業也好,非互聯網企業也好,硬件企業、軟件企業或者服務企業也好,我覺得界限會越來越模糊,微軟在做自己的硬件,亞馬遜也在做自己的硬件,反過來從我們的角度看,我們也會從簡單的設備到“設備+軟件+服務”的整合。只有這樣才能夠保證用戶能夠獲取相應的體驗,而不是說還要靠用戶自己去看怎樣能夠獲取相應服務。過去電腦的設計方式,是給你一個非常強大的計算工具,剩下的事自己搞定。在未來,以用戶爲中心的業務模式會把這些問題考慮在前面,來幫助用戶解決這些問題,這就是我們從戰略設計和基本業務思想上的轉型。

        問:您怎麽看現在硬件産品的叠代速度越來越快?比如手機半年就會出一款新産品。筆記本的更新速度也比較快,是用戶的需求量大了還是什麽?

        賈朝晖:我覺得電腦跟手機和智能設備還不太一樣,電腦更新遇到的問題是,怎麽樣能夠把相應的雲的價值透過電腦更好地傳遞給用戶,包含一些新技術的導入。一系列的要素會影響電腦這個行業本身的發展。手機有自己不同的特點,我不去評論。智能設備我剛才講到了,如果能夠選擇好平台,後台的這些服務會不斷疊加給用戶。

        開始的時候我提到了智能家居包括IoT市場,都還是非常碎片化的。這也說明了,在橫跨全球不同的細分客戶群時,不僅僅是細分客戶群的具體要求,還包含了跨時間段的不同需求。市場上Pokemon Go遊戲出來之後,幾個禮拜從非常熱到了非常冷的狀態。

        當然這對于企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怎樣比較准確且及時抓住細分客戶群的需求,利用已經有的資源一起來打造相應的産品和服務提供給用戶。這對企業內部流程也有了相應的挑戰,過去做計劃,可能是未來12個月甚至兩年的,今天在産品立項的時候,可能就要考慮整個産品生命周期是什麽樣,供需計劃是什麽樣。

        問:關于Smart Home這塊,咱們說這是啓動戰略第一波,啓動代表我們要努力開始推這個東西,還是告訴大家我們開始做這個東西?以及在哪個市場會以什麽樣的強度去推?

        賈朝晖:所謂啓動是說我們希望開始開拓這塊業務,從現在來看,未來的一兩年還是種試驗田的階段。當然,我們考慮是“設備+雲”這種運營模式。

        第一,今天每家企業都要利用自己的優勢,我們有什麽樣的優勢?我們的優勢,就是在全球每年有差不多4000多萬銷售給個人用戶的電腦,累計5年下來就是2個億。我們怎麽用2個億的終端設備去搭建我們的“設備+雲”業務架構,去打造我們和雲服務供應商的戰略性聯盟。有了內部業務架構和業界戰略聯盟,就能夠幫助我們更好地發展這些智能設備。

        舉個例子,電腦上的視頻應用,我們做了調查,視頻依然是電腦用戶,尤其是消費用戶使用電腦的頻率很高,是使用時間很長的一項應用,包括音樂和其他應用。剛才講到了,我們電腦的設計會從本地的計算設備變成一個雲服務的提供窗口,這個就變成了透過我們今天已經有的這些終端設備把業務體系搭建起來,其實也是把和用戶互動的體系搭建起來。在發展這些新設備的時候,比如說智能音箱、智能存儲、智能電視,包含未來其他設備,能夠利用這個體系,透過這些終端設備,把服務很好地提供給用戶。

        我們談到第三波,大概是說我們希望開始去種這樣的試驗田,打造相應的競爭力,在“設備+雲”,“以用戶爲中心”的階段去打造我們自身競爭力,變成繼電腦、手機和數據中心之後,可能未來三到五年甚至五到十年的新的業務增長動力。

        問:我今天上午逛了咱們一樓的聯想展廳,下午也和幾位老總交流。現在聯想設備越來越多,橫跨PC、手機、智能家居的各種設備,采用的系統不一樣。有Windows、有Android、有Linux,設計風格也不太一致。隨著“設備+雲+服務”的戰略,後續接入第三方服務也會越來越多,怎樣保證聯想的用戶拿到聯想的産品後體驗是一致的?無論我買聯想哪個品類的産品,我都知道這是聯想的?蘋果是一方面,微軟現在做設備推出了Surface系列産品,大家整體一看過去,就知道這是微軟推出的産品,聯想在這方面怎麽考慮的?

        賈朝晖:這個問題是個非常挑戰的問題,聯想本身的業務範疇和蘋果、微軟的硬件業務還是不同的,這和每一家企業自身的業務發展曆史,以及業務發展願景相關聯。對于我們來講,我們希望能夠覆蓋盡量多的客戶群體和細分市場。無形中又加上聯想的曆史,電腦國際化是靠並購這種方式來發展的,但這並不代表我們不去考慮怎麽給用戶更加一致的産品和相應的應用體驗。

        大家接下來會看到,在品牌上,會以聯想作爲主品牌,以相應的細分客戶群的基本需求去做出相應的品牌。對于消費電腦,Yoga作爲我們主要的品牌和客戶交流;手機裏面是Moto;在商業客戶中是ThinkPad,我們希望透過品牌本身的梳理,以及對目標用戶有針對性的産品設計,去滿足用戶的需求。我們會在技術平台、軟件設計、後台服務設計和跨業務群組做相應的協同,來逐步改進。在我們所有的電腦上,其實是有一些推進的,比如在手寫筆的設計上,不管是ThinkPad還是Miix二合一,在筆的設計和應用規劃上,這些體驗就會很統一。

        包括産品的外觀設計,大家看我們的消費電腦和ThinkPad,會逐漸發現一些相似之處。幾年以前大家看到會覺得是兩家公司的産品,但是現在逐步有一些共同之處。比如同樣的液晶屏幕窄邊框設計,給用戶一致的體驗。産品YOGA的形態橫跨不同的産品家族,可以給用戶帶來比較一致的體驗,我們自身品牌和産品設計上給用戶一致性的體驗。

        至于說你剛才問到,我們現在有Windows,有Android,還有別的操作系統,這個一方面可能是我們的挑戰,另外一方面,也可能是我們的機會,恐怕用戶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面不是只用一個生態體系裏面的産品。在使用跨生態體系産品的情況下,我們怎樣能夠打造更加無縫的跨設備間的産品使用體驗。在研究院牽頭之下,我們每個業務部門去協同、組建、開發一系列的應用和産品方案。

        問:剛才說的人工智能,整體感覺是一個人工智能型的Siri這種感覺是嗎?以後可以授權給其他廠商嗎?

        賈朝晖:剛才元慶提到了人工智能,他講到了平台,怎樣是一個對話式的用戶交流平台,後台所涉及的人工智能體系,他主要從平台的角度來闡述。其實人工智能包含了很多方面,剛才咱們講到一家企業只有能夠比較准確及時地了解用戶需求,才能夠去量身定制相應的産品和服務。這後面,其實是一系列的人工智能工具,當然包含我們現在已經開始做的。我們在産品應用中,就可以收集到一些用戶使用數據,逐漸建立基于設備使用者體驗的數據,而這些使用體驗再結合其他的用戶大數據,我們就能夠對逐漸清晰地分析設備使用者的用戶畫像,根據這些用戶畫像分析,根據他所處的場景分析,能夠推薦量身定制的智能化服務。

        比如說在手機上有愛奇藝,當你未來坐在智能電視前,你希望視頻播放的音頻效果更好,今天你可能還需要用相應的軟件操作才能夠在電視上播放,未來可以智能化地在用戶能夠用的最優化資源上去播放相應應用。而後台就需要非常強大的人工智能分析系統,幫助你去分析這個客戶的使用行爲,他的設備、他所處的環境,以及後台什麽樣的服務內容更加適合他的需求。

        問:如果按這個邏輯,可能不只是交互界面這麽簡單,那聯想得做一個操作系統。目標對手就是微軟?

        賈朝晖:我們也不排除操作系統,我覺得是大家怎麽定義操作系統。對于今天來講,你不再有機會在PC上運營操作系統。在手機上,Android這個系統也沒有機會了,要再獨創一套。但是在新的應用上,比如剛才元慶談到的對話式的交互體系上,我們就有機會,去做在設備上的操作系統,甚至在雲端的操作體系,能夠很好配合的一套解決方案。這套解決方案是不是只爲聯想的設備來服務,其實也不會有什麽限制。如果有更多的人願意使用我們這套體系,認爲這套體系能夠幫助他們開發業務,給用戶提供更好的體驗,這些也是非常靈活的。

        問:聯想智能家居發布的兩個産品,我思考了一下,我覺得它的基礎功能形態比較強,它還不是特別偏應用的。比如說存儲+數據,作爲家庭智能家居交互入口等等。是不是以後就是這個方向了,咱們知道谷歌、亞馬遜他們也做這些東西,裏面有很多坑,包括咱們國家家電企業封閉保守,數據總是協同不了,可能這塊我們暫時不去推進,但是我們做基礎的功能,比如說家庭數據存儲中心,智能家居語音交互入口,服務的入口,其實智能家電企業它在采購商、供應鏈上它是不如聯想的,比如說做存儲。冰箱裏面加一個存儲,空調上面加一個存儲,對它來說它不是專家,未來這方面是不是有一些機會?

        賈朝晖:非常感謝你的問題,我簡單說一下我的想法,然後請歐陽做一些補充。剛才談了我們的看法,智能家居還處在非常初級的階段,另外還是一個非常碎片化的市場。究竟我們做什麽,在第一階段做什麽,其實我們內部有過很多的討論。對于聯想來講,我們今天的存儲、智能音箱,包括接下來下一階段的PC,我非常重視的是,我們怎麽樣能夠讓這些設備變成聯想和用戶可以實時交互的窗口,這個可能比其他的更爲重要。

        這不僅僅是說設備和用戶之間的交互,而是包含後台一系列相應平台的建設和發展,這個是需要時間的。我們不排除跟某些家電企業在未來做一些合作,比如說我們可以給他提供相應的模塊,我們在後台做管理。在發展這樣的業務模式之前,我們得先讓這些企業看到我們能夠做這件事情。這大概就是我們今天爲什麽以這兩個設備爲主,先作爲第一期的産品。我在西安也向大家介紹了,我們剛剛開始描繪智能家居的第一筆,它其實包含了很多內容。這裏面大概有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每一個設備能夠變成和用戶實時交互和互動的窗口,我們知道用戶需要什麽,通過這樣的設備給用戶提供相應體驗。

        第二件事,技術和相應的業務架構准備。這不僅僅是說開發一個好的設備就能夠把事幹成,後台是一系列服務的平台,包含了相應的基礎架構開發,這些方面是我們要去做的。

        第三件事,服務的聯盟。未來我們把智能模塊集成到冰箱裏,我們也需要有相應的服務合作夥伴,我們知道這些信息後,提供給這些服務夥伴,他們爲用戶提供相應的增值服務。對于用戶來講,我不是只需要冰箱裏有什麽沒有什麽。更重要的是,我缺了什麽,是不是有人給我提供更便利、更有價值的服務。第一階段我們從用戶的交互、技術架構的搭建和建立合作聯盟三方面去推動。

        歐陽:簡單補充兩句,我們選擇這兩個業務作爲出發點還是基于我們對業界一些發展的判斷,以及對用戶需求的把握。我們認爲未來智能語音交互可能是新的交互方式,我們認爲這是一個趨勢,所以我們覺得音箱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我們現在還是認爲,用戶在大數據時代下,很難進行輕松的數據歸類和整理,我們認爲這是一個痛點,這樣的存儲設備是一個切入點,這是基于我們內部分析做的。

        至于未來,我們更關心的就像賈總說的,我們覺得這兩個産品只是今年的一個入口。更關鍵的是把端到端的ecosystem建立起來,有了音箱以後,就很容易實現在智能電視上,分離的模塊也可以實現和用戶之間的交互。有了後台的智能平台,我們可以實現很多的服務,比如O2O服務,未來如果加一個模塊就能實現和家電廠商的合作,發現冰箱裏面缺少雞蛋的話,調用另外一個模塊,就能夠實現送貨上門,未來有很多想象的空間。總的來講,這兩個只是一個切入點,我們希望能夠建立好比較完整的生態鏈,未來機會會更多。

        賈朝晖:歐陽是我們設備業務的總經理,他現在不在北京,在美國。爲什麽在美國?因爲在美國市場我們看到智能設備發展相對比較領先,他一方面在美國實際考察市場,同時帶領團隊去發展智能設備相關的業務。智能設備、智能家居和智能辦公,我們可以借鑒國外好的做法,有很多事情國內市場或許是一些空白。

        問:可以說現在智能家居進入全新的一個階段,因爲之前幾年有非常多的廠商涉足這個領域,比如說IT廠商,代表可能有聯想、海爾,家電廠商他們也在往這個領域做,還有家居類的、互聯網巨頭,以人工智能爲代表的,都在做。您怎麽看待這幾類,比較看好哪種在未來的發展?

        賈朝晖:每類企業有每類企業的優勢,我認爲未來可以成功的模式是大家合作。不僅僅是你提到這幾類,還應該包含更多類,比如房地産開發商、電力、煤氣這些機構,只有大家合作才能夠讓市場有更高的發展,這是第一。

        第二,大家要真正地以使用者的需求爲導向。今天很多時候大家都是從技術、從自身的定位去看,我要開發一個什麽産品,我要給用戶提供什麽樣的服務。實際上對用戶的需求不是真正很了解。我給歐陽和他的團隊第一個任務是,先去調查,在不同國家、不同級別城市、不同類型的用戶,人家家裏到底是什麽樣。如果我們對這個用戶的家庭家居環境都不了解,談智能家居基本上屬于空談。

        很多企業都是從自身的角度出發,下一個階段是大家一起合作,充分發揮家電廠商的優勢、IT廠商的優勢、互聯網服務廠商的優勢,甚至房地産開發商,甚至國家的公共設備機構,這樣大家聯合,才真正是以用戶的需求和使用體驗爲導向來做設計,智能家居才會有更好的發展。我也非常同意你說的,今天這個階段還是萬馬奔騰,大家按照自己的想法來發展。未來,尤其在中國,像政府在推進的一些智能城市,都會提供給智能家居很好的大背景。我們是以非常開放的模式來發展這塊業務的,但同時我們要帶頭做好,真正了解用戶,這塊目前來講還是缺失的。

        問:我有一個關于智能家居的問題,這次聯想推出智能家居産品,尤其是這次推出了智能音箱,目前來說這塊是屬于比較新興的市場。目前市面上也有一些同類型的産品在銷售,很多用戶反饋這種類型的産品在實際使用中不是特別的好用,這類産品經常不能給到很正確的反映,或者這個産品沒有辦法能夠達到像用戶想象中那麽的智能。給一個指令,這個機器就會反映,用戶過了新鮮期很難持續去嘗試使用這個産品。聯想這次推出智能音箱産品,以怎麽樣的方式去解決這樣的問題?

        賈朝晖:我在家裏面用了叮咚、Echo,在中國的家庭環境裏面都用不起來,我非常同意你的觀點。

        歐陽峻:你剛才說的這個産品形態比較新,也對也不對,其實這個産品有一個比較好的例子就是Echo,其實在美國這個市場上保守的估計,它大概推出了兩年多,保守估計應該是銷售了500萬台以上,這是比較成功的例子。除開美國和Echo這個産品以外,還沒有一個比較成功的例子。我們看這個業務,第一我們判斷語音自然交互是未來的趨勢,這是我們堅決進入這個領域的原因。我們也發現到未來你要讓音箱大量用起來,還是要解決用戶的痛點,用戶到底需要什麽樣的服務。剛才賈總所說,你可能在美國和中國,家居環境不一樣,在中國很多是鋼筋水泥牆,很多地方Wi-Fi隔個牆很難去訪問。美國還好,基本上都是木制房子,家裏面的環境都不太一樣。

        由于美國和中國社會環境不一樣,你希望通過音箱獲取的服務也不一樣。外賣我個人覺得在中國和美國需求就完全不一樣。第一我們要解決剛才賈總所說的,到底去了解用戶的需求是什麽。

        第二,音箱背後的智能平台很關鍵,上午我相信大部分的朋友也參觀了我們的展台。現在很多音箱它是說智能音箱,實際上它遠不到智能程度。比如說你問了一個天氣,它可以回答你非常好,但是你說明天北京要不要帶傘,大部分的音箱,它會知道你在問天氣,但是它不會智能到回答你這個問題。它就會重新給你念一遍天氣預報,其實你不需要知道這個情況,你只要告訴他,帶不帶傘就完了,這是我們未來需要著力加強和提高的方向。

        我們現在的音箱在國內,比如你問明天要不要帶傘,他會告訴你明天不用帶傘。後天有沒有霧霾,他會告訴你有沒有霧霾,這是同類産品做不到的。我們還是要在智能方面大力提高。

        第三,我們還是打造一些精品。 如果你們試用的話會發現,我們這個音箱在同類裏面,音效的performance是非常好的。你去播放這個音樂來講,高音、低音都非常平衡。這個産品也要利用聯想一貫的優勢,我們要從硬件角度出發打造一個很好的産品設計。

        第一了解用戶真正的痛點是什麽去覆蓋;第二提高後台的智能平台服務的能力;第三著力打造精品設計,慢慢這樣的産品會被用戶逐漸用起來。

        問:語音交互比如說拿業界做得相對還可以的蘋果Siri比較,在實際中你會發現雖然Siri可以解決很多的問題,因爲用戶對于一個智能管家,可以想象出來的問題可能是設計程序不一定能夠完全囊括到,但是一旦你有一些問題機器不能解決,用戶就會對這個機器越來越感到失望。

        賈朝晖:我知道你想問的問題,這就是剛才我講到的,我們是不是非常清楚地了解用戶最主要的應用需求。比如說歐陽剛才介紹的,我們做了一些調查,但是我覺得未來我們要實時了解用戶使用設備的情況。音樂是非常主流的一項應用,包含他剛才講到的,音效性能的提升,這是我們針對用戶使用這個設備,可能1/3的應用是在音樂上,音樂的點播和音樂的播放品質,我們先做好,這是很關鍵的一點。

        第二,比如說天氣預報,如果我們就是把這個音箱作爲用戶,甚至可以替代手機,他能夠了解天氣的一個設備,我們就會針對天氣預報去做精做透。這樣的一個平台我們會和市場和用戶去溝通,你今天在初始階段,不在設想它做100件事情,但是我們把其中的一兩件事情做到極致,這就是我們現在的想法。

        大家看到的這個産品雛形也是按照這個思路設計的,我們並不希望它剛開始就能做好100件事情或者10件事情,我們希望先把一兩件事情做到最極致,針對這一兩件事情,針對用戶可能産生的不同方式給他最滿意的答案。

        歐陽:主要三個應用我們經過調研和用戶的反饋,第一播放音樂,它傳統性的還是音箱,播放音樂是最主流的,使用時間最長的。第二信息查詢,包含天氣等等。第三個人助理,設置一個鬧鍾,我們就會結合這三個應用,希望在用戶的交互,後端的智能平台方面做到極致。在這之上我們可以有O2O的服務,我們還是很清楚我們做什麽東西,也很清楚我們如何發力的。

        問:其他的設備廠商也在做人工智能的開發,你怎麽看這種競爭?

        賈朝晖:我認爲這個應當是技術發展的趨勢,以及大家怎麽樣利用人工智能去爲自己的産品,爲自己的業務,爲自己的用戶提供更好的服務。對于很多企業在這個領域來發展,這也說明我們認准了這個方向,在考慮到的我們怎麽樣建立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我們怎麽樣更好地利用整個行業的支持,能夠從智能設備終端,包含我們的業務運營架構,包含後台的服務能夠充分利用好人工智能的技術,給用戶提供要麽是一些新的體驗,要麽是在現有應用體驗的大幅度提升,我想這是大家公認的發展趨勢,這恐怕也是雲計算時代隨著這個概念不斷成熟之後,大家看到的一個新的發展方向,並且看到了這裏面所蘊含的巨大商業價值。

        主持人:我們今天的采訪就到這裏,謝謝大家。

        >更多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 政務新聞 | 工作動態 | 港澳要聞 | 海南要聞 | 財經 | | 資訊 | 報料 | | 焦點娛樂 | 娛樂新聞 |
        港澳在線·www.lymrdomain.com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