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香港不需要暴力,也不需要仇恨

評論:香港不需要暴力,也不需要仇恨

香港不需要暴力,也不需要仇恨

■ 觀察家

關注香港局勢系列評論之九

羅伯已逝,死者不能複生,唯希望港人都能警醒,珍視香港的安甯與幸福,在仇恨還未來得及生根時,就結束仇恨。

盡管在11月15日的香港警方通報中,清潔工羅伯之死已經由傷人案轉爲謀殺案方向調查處理。但據新京報報道,11月22日,羅伯家屬在事發現場進行路祭時,羅伯長子仍表示出寬容之意,稱希望父親的事別成爲香港仇恨的開始,而是仇恨的結束。

羅伯家屬的表述令人動容而又無奈,盡顯此次修例風波對香港普通人內心傷害之深之痛,表現出香港普通人對和平安甯的期盼,同時也有對香港社會繼續遭割裂的恐懼。羅伯之死和羅伯之子的遭遇,成爲香港普通人在修例風波中正無辜受傷的一個縮影。

羅伯之死,成爲修例風波以來香港發生的第一起無辜平民死亡事件。而更悲哀的是,羅伯死後“頭七”當天,其長子到現場祭拜時竟因爲擔心會被“起底”(曝光個人資料),而不敢表明身份。直到此次,由香港工會聯合會出面組織路祭,羅伯家屬才敢于堂堂正正地祭拜羅伯,羅伯才獲得一個有尊嚴且體面的告別儀式。

在祭拜現場,羅伯遺像被鮮花簇擁,羅伯家屬伏身痛哭。香港街頭的這一幕令人感慨,但同時又是絕不應該發生在香港的一幕。一名70歲的老人,一名普通清潔工,羅伯何辜?竟殁于街頭。

作爲經常訪港的內地人,我本周剛去了一趟香港,觸目所見大爲震驚,一夜暴力對抗之後,印象中常年歌舞升平的尖沙咀街頭一片狼藉,磚頭遍地,塗鴉滿牆,道路中間橫臥著被汽油彈焚毀的汽車,只有清潔工們依舊在街頭勤勉的工作,爲暴力者收拾殘局。不知道這是不是始作俑者們想要的香港。

修例風波依舊在持續,但隨著愈演愈烈的暴力事件頻發,像羅伯之子這樣謹小慎微的香港普通人,正越來越多被卷入進來,正越來越重地受到傷害。修例風波對他們而言,最初可能只是一個偶爾的政治生活和政治活動。後來正常交通被堵塞,耽誤了上班,再後來可能是生計與學業受到影響,這些甚至都有可能被小人物們容忍。但當暴力升級,危及自己和家人生命的時候,則最後的底線已經被踏破。如果暴力事件不被制止,香港街頭還不知道要出現幾個倒地的“羅伯”,而香港又會變成什麽樣子?

對于羅伯之死,警方將之定爲謀殺案處理,體現出止暴制亂之決心,但羅伯家屬並沒有因爲父親被謀殺而仇恨,反而希望父親的死能成爲“仇恨的結束”。清潔工之子的這一舉動令人印象深刻。

如果是一起普通的謀殺案,受害者一方放棄仇恨,其體現的是人性之高貴。但在羅伯之死一案中,在香港當下的社會大背景中,這卻具有了更多的意味。其反映出的是普通市民,面對大時代、大風波,爲了家園的長遠利益而做出的情感割舍。至親遇害,仍然希望香港未來安甯與和平,一個香港普通人能做出這樣的表達,很不容易。曆經劫波,仍然不希望族群分裂,港人該以什麽樣的姿態和心態面對當下、迎接未來——羅伯之子給出了一個令人感動的答案。

事實上,雖然近日在處置香港亂象中“止暴制亂”四字被用到的頻次日漸增多,但這都是在暴力事件愈演愈烈的大背景下,是在法治手段的前提下。香港既需要“止暴制亂”,也需要避免留下社會傷痕。哪怕連日來暴徒占據香港理工大學,並在校內外大肆破壞,導致香港交通主動脈——紅磡隧道停運近2周,紅磡、尖沙咀一帶仿若戰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所公開宣示的也是“和平解決、人性處理”。香港政府的高度克制和羅伯之子的寬容心態在本質上是相通的,都是以和平爲基本訴求。

羅伯已逝,死者不能複生,唯希望港人都能警醒,珍視香港的安甯與幸福,克制暴戾之心,一切訴求通過和平表達,在仇恨還未來得及在香港生根的時候,就結束仇恨。

□信海光(媒體人)

上一篇:人民日報海外版:香港暴力肆虐,美國黑手罪責難逃
下一篇:歐洲華僑華人和香港市民用多種方式支持香港警隊
【慎重聲明】 凡本站未注明來源爲"港澳在線"的所有作品,均轉載、編譯或摘編自其它媒體,轉載、編譯或摘編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來源,並自負法律責任。 港澳在線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准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
【特別提醒】: 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齐鲁彩票登录要求撤下您的作品。bd@gangaonet.com
爲你推薦
相關推薦 更多
熱點精選 更多
精選圖集 更多

網站淮南彩票开奖记录 | 港澳論壇 | 手機客戶端 | 貿易商城

地址:澳門氹仔徐日升寅公馬路行政樓2號樓 港澳在線©版權所有2016-2020

用戶
反饋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