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地”甲子園背後是苦澀現實 感動的熱血青春也要付出代價

時間:2019-08-24 14:03:31
來源:騰訊體育     港澳在線 www.lymrdomain.com
字體:大 中 小
第101屆夏季甲子園落幕,這裏有感動,有青春,有熱血,有奇迹,當然也會有殘酷的現實。

撰文/薛磊

2019年日本令和時代以來的第一屆夏季甲子園大會,以來自大坂的另一支豪門學校履正社,5-3擊敗了王牌投手奧川恭伸領銜的星稜而宣告結束。

第101屆夏甲,繼去年金足農和吉田輝星之後,甲子園賽場上依然上演了王牌投手扛起全隊,奮鬥到最後一刻這一百看不厭的青春熱血劇。但是,日本高中棒球“新大谷”佐佐木朗希的缺席,讓人唏噓不已的同時,也引發了新的爭議。

球隊王牌奧川恭伸遺憾失冠享受過程的他已萬分幸運

時間回到8月22日下午,2019年夏甲決勝戰的九局下半,一人出局兩人上壘,3-5落後的石川縣代表學校星稜看到了用一支長打追平比分的機會。

星稜陣中核心打者,三棒知田爽汰走上打擊區,他即將面對履正社的中繼投手岩崎峻典,手裏緊握的球棒決定著兩隊的命運。星稜和履正社,雙方校史從未染指冠軍的強校,最終將有一支球隊能夠在下一個瞬間改寫曆史。站在球員休息區裏,備受職業球團矚目的星稜王牌投手奧川恭伸,用盡全力爲自己的隊友加油打氣。

在決定命運的時刻,最糟糕的事情發生了,知田選手全力揮棒卻擊出了一支內野滾地球,雙殺!盡管知田爽汰拼了命撲壘,卻依然難以改變自己被封殺在一壘的命運,同時也將勝利拱手送給了對手。

看著對手一邊高舉著一根手指指向天際,一邊緊緊擁抱在一起慶祝校史初優勝,此時的奧川恭伸,卻只是微笑著搖頭異常的澹定,強顔歡笑,走上前去安慰失落的隊友們。顯然,過去的大半個月,在這甲子園的烈日酷暑之下,這個18歲的少年成長了許多。

甲子園,依然是那個王牌投手們最夢寐以求的完美舞台。哪怕結局並不盡如人意,但是戰鬥到最後一刻的奧川恭伸心中了無遺憾,已經在最美好的青春歲月經曆了無數棒球少年最想要經曆的一切,作爲棒球少年,能夠爲了夢想拼盡全力,他已經是那麽的幸運。

這一刻,不禁令人回想起一個月前,另一位天賦異禀得棒球少年,佐佐木朗希。他爲了守護和發小好友的約定毅然拒絕了傳統強隊的邀請留在家鄉,入學公立小學校大船渡。

但最終,在和夢想觸手可及的距離,他卻只能站在休息區看著隊友拼搏,無法上場,不得不吞下球隊大比分慘敗苦果的無力感,接受殘酷事實的落寞眼神。賽後,佐佐木朗希流下的那寫滿了不甘的苦澀淚水給人印象深刻。

放棄豪門球隊邀請卻錯過一生一次的對決漫畫也有不完美結局

和如今在MLB天使隊叱吒風雲,掀起一股“歐塔尼”浪潮的二刀流少年大谷翔平一樣,來自岩手縣,身高190cm的佐佐木朗希,擁有如漫畫中走出的少年一般的俊朗外形,同時他還擁有著打破高中投手最快球速紀錄的163公裏每小時的速球。和當年松坂大輔相比,他的身體條件更加優異,若與大谷翔平相提,他的球速有過之而無不及。

比起出身高中棒球豪門花卷東的大谷,作爲弱旅大船渡的王牌投手,佐佐木朗希反而更加接近漫畫一般靠一人之力力挽狂瀾的主角設定。在球隊中,又當爹又當媽的表現如同個人英雄主義漫畫的少年漫畫一般。

距離八強戰只有一天的休息日,不希望將王牌的未來葬送在自己手上的國保監督,決定讓佐佐木朗希在八強戰進行強制休養,就連打擊都不讓他上場。在王牌不在的絕對不利條件下,大船渡在靠著二、三號投手大和田及和田同學的優異表現,連2場從延長賽中險勝,挺進最後四強!

經過2天的休息,佐佐木朗希再度登上投手丘,面對先前淘汰縣內強隊盛岡大附的一關工,大船渡打線掌握住對手守備自亂陣腳的機會.在序盤就打下4分,也讓他投起球來更加笃定,9局127球2安打15K的完封勝,大船渡離甲子園僅僅只剩一步之遙,而最終的對手不是別人,正是三年前被佐佐木朗希拒絕的花卷東。

“我想要打倒私立強隊,雖然比起私立,和大船渡高校的朋友一起打進甲子園的難度更高,但是在這過程中所産生的經驗,不管是對我還是球隊,都將會成爲很好的力量。”

三年前,佐佐木朗希沒有選擇到縣內最強的私立強豪花卷東高校,而是決定留在家鄉,和一起長大的朋友們追逐甲子園的夢想。當夢想觸手可及之時,佐佐木朗希也自豪地表示“因爲有這群夥伴在,不論多辛苦、多難受的事我都可以克服。”

這可能是一生只有一次的對決,即便佐佐木朗希迫切想要上場投球,但大船渡的國保監督卻還是做出了他自己的決定,不知道是受到了來自職業球團的壓力,還是出于保護球員健康的理性選擇,不希望將這名擁有大好前程的孩子拿來當賭注,國保監督毅然選擇在距離甲子園只差一步之遙的決賽,牢牢地把佐佐木朗希釘在了板凳上。

王牌投手佐佐木不出戰,那麽這就是一場實力懸殊毫無懸念的總決賽,棒球之神最終並未眷顧這群從小曆經震災和悲傷的棒球少年,如同風卷殘雲一般,大船渡在決賽中以雙位數的失分差敗在花卷東手下,整場比賽坐在休息區的佐佐木朗希一球未投,眼睜睜地看著對手在球場上享受勝利的那一刻,靜靜地結束了他在高中的最後一個夏天。

賽後站在隊友身邊聽著對方球隊的校歌想起,最終還是敗給了三年來最想要擊敗的對手花卷東,甚至連站在場上拼命爭取勝利的機會都不得不到,從佐佐木朗希眼中滑落的淚水,那份不甘,那份遺憾,也許只有他自己才能體會。

這裏有青春有熱血也有代價甲子園真的“廢球員”嗎?

比奧川恭伸實力更強的佐佐木朗希缺席了今年的甲子園盛會,可以說是所有喜愛甲子園球迷們的遺憾,和以往把打進甲子園當作夢想的王牌投手們都不同,弱旅大船渡的王牌投手佐佐木朗希在岩手縣決勝戰,這場決定甲子園門票歸屬的最後一戰中選擇了高挂免戰牌,當時在日本社會引發了巨大的爭議。

隨著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日本投手,不斷登陸美國職棒大聯盟這座世界棒球的最高殿堂,年輕一代球手們,所承載的日本球迷的期望也在不斷攀升。因此,即便是國保教練在投手調度上確實有著被诟病的地方。但是,國保教練保護佐佐木朗希的決定,也獲得了相當多社交網站上留言的球迷們的支持,這些球迷們表示即便無法在甲子園看到佐佐木的演出,但依然可以期待他在職業棒球舞台上大放異彩。

必須承認的是,甲子園作爲一個夢想舞台,確實幫助了不少棒球少年圓夢,夢想總是美好的,它散發著耀眼的光芒,但是夢想也並不是免費的,追求夢想的過程也伴隨著付出沉痛的代價。在光芒散盡之後,盛夏時節的酷暑,單敗淘汰高強度的殘酷賽程,透支著還處于正在生長發育期的青少年身體所能承受的體能極限,這一切後果很可能都需要球員們自己來承擔。

有細心的人士統計過,自1977年以來,夏甲勝投在職棒的成材率屈指可數,只有桑田真澄、野村弘、松坂大輔3人成就較大(在職棒勝投達到100場以上)。很多人寥寥幾場之後就被棄用,更多的人則是在轉爲野手之後才勉強站穩腳跟。這裏有職棒競爭殘酷、選手自身實力不足等多方面原因,但也有不少人堅信這些選手在16-18歲的年紀就在甲子園過度消耗,最終透支了自己的職業生涯,因此也就有了甲子園“廢人”這一說法。

作者在今年年初參加麻省理工的體育分析論壇時,一位專門研究TJ韌帶置換手術的頂尖運動損傷醫生埃裏克-馬金尼,在他的演講中特別提到:在職業生涯初期就不得不進行TJ韌帶置換手術的桉例中,日本是首當其沖的重災區。而導致韌帶傷病的元凶則是高負荷和過早地拔苗助長提升球速,這相當于是直接對甲子園爲核心的日本高中棒球培養模式提出了質疑。

如今的職業球團挑選球員的工具越發先進,手段也越來越多樣,他們早已不需要觀察球員在甲子園這樣全國大會上的表現來進行取舍,像佐佐木朗希這樣的天賦肉眼可見的天才球員,早已被職業球團視爲必須要拿下的簽約對象。究竟是活在當下追求夢想,還是爲了未來的錢途而盡量保護好自己避免潛在的傷病隱患,面對一生只有一次的甲子園舞台,這確實是兩難的抉擇。

我們看到,在經曆了100屆甲子園大賽之後,今年的甲子園也有了一些改變,比如在半決賽結束後決賽開始前前多出了一天的休整日,並且可以考慮在將來會在球員休憩區設置風扇等降溫消暑的措施。

但是,一些來自民間的建議,像類似于將比賽改期以避開酷暑,將比賽地從坂神甲子園球場搬到像東京巨蛋這樣有空調的室內巨蛋球場,則被認爲會破壞這項曆史悠久的賽事傳統而不會被采納。另外延長賽程以給球員更多的休息時間這樣的建議,則被認爲會導致經費緊張的公立學校失去參賽意願,要知道去年奇迹般打入最後決賽的秋田縣公立小學校金足農,是靠著網上衆籌才解決了球員的食宿問題。

漫畫般的道路不好走!他們在高中年紀面臨人生抉擇

佐佐木朗希的故事,最令人扼腕歎息的地方在于,他從一開始就選擇了一條完全理想化,如漫畫般的道路,但卻在最後一刻還是敗給了現實。

如果選擇加盟一支傳統豪門,那麽很可能等待佐佐木的是一條坦蕩的通途,極大可能下他會順理成章的走上甲子園的舞台,成爲萬衆矚目的焦點。但是爲了守護和發小好友的約定,他拒絕了大坂桐蔭和花卷東的邀請,讓自己的甲子園之旅布滿了荊棘,但也正是這樣不顧一切的熱血少年漫畫般的劇情卻讓人格外感動。拒絕甲子園豪門校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這裏面有佐佐木自己的堅持,或許也有家長對于孩子選擇權的尊重和支持。

爲了一個目標,爲了一個諾言,佐佐木朗希拼搏了三年,而當最後的考驗就在眼前時,我們似乎看到了那個曾經在《灌籃高手》全國大賽篇裏,令我們感動到熱淚盈眶的櫻木花道。是無情的現實卻告訴我們,漫畫終究只是漫畫,大船渡監督國保終究不是安西教練,而佐佐木朗希也不是那個一頭紅發倔強到令人心疼的男人櫻木,他似乎沒有辦法決定自己的命運。

我們無法去反駁國保監督爲了球員健康和前途所做的這個決定,但是童話和漫畫的幻滅帶來的怅然卻並不那麽容易消散。

也許在一個習慣了用理性思考的未成年人眼裏,和棒球最高殿堂美國職棒大聯盟比起來,不爭金不爭銀,拼盡全力卻帶不來天價合同的甲子園,它的舞台實在是太小太小了,是完全可以舍棄的東西。就好像那部經典的《天堂電影院》裏,阿爾弗雷多用謊言替多多所做的那個決定,讓小多多離開了封閉的西西裏島,去到了更廣闊的天地追求自己的電影夢想,卻也在長大成人後,已經成爲了名導的多多心裏留下了一個因爲遺憾而永遠留下的空洞。

松坂大輔會不會後悔自己在高中時期,在甲子園的透支,讓自己職業生涯晚期變得支離破碎?也許很多人都會想問這個問題,。在征服了NBA的“籃球之神”喬丹眼裏,1982年NCAA決賽上,完成的對喬治城大學的那記准絕殺,永遠排在他生涯最偉大時刻的前三位。用所謂的商業化和影響力這樣功利化的指標去衡量一個年輕人的體育夢想,這是對體育運動本質在理解上産生了偏差和扭曲。而遠離功利和銅臭,讓球員和球迷們享受更加純粹的體育比賽,不也正是甲子園最大的魅力和價值所在嗎?

結語

比以往的賽程長了兩天,令和元年的夏季甲子園,誕生了履正社這樣一個全新的冠軍,同時也爲未來新的一百年的甲子園故事,翻開了新的一頁。新時代也有新時代的難題,在夢想與未來間的取捨,如今也擺在了棒球場上的熱血男兒們面前。

活在當下,還是選擇未來?我們應當讓年輕人們自己去選擇,這樣他們的青春或許才不會留有遺憾。而或許成年人需要做的,就是支持,盡量爲他們創造更好的條件,讓孩子們爲了選擇而付出的代價,不再那麽沉痛。

>更多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 政務新聞 | 工作動態 | 港澳要聞 | 海南要聞 | 財經 | | 資訊 | 報料 | | 焦點娛樂 | 娛樂新聞 | | 國內遊 | 出境遊 | | 滾動 | | 滾動 |
港澳在線·www.lymrdomain.com 版權所有
{"remain":4999880,"success":1}http://www.lymrdomain.com/sports/2019/0824/125217.html